【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摄影师的情人劫


  我叫庄大运是个摄影师,和媗儿是在为她拍写真的时候认识的,虽然我有时叫她媗姐不过她也就28岁充满了少妇的妩媚,比我大两年。和她地下恋情已经有四个月了,今天她男人出差外地。更不凑巧的是今天还是二月十四情人节。自然不能放过这个享受特殊日子的机会。
  媗儿打小就在清河片区长大,如今那里正好碰到市政大拆迁,房子几乎都给拆平了。唯一还剩下的是她小时候邻居仇老头家。这老头是个强硬的钉子户,硬是耗了大半年一直坚持到现在。
  情人节无聊哪里消费都贵,而且媗儿虽然二十八岁每次回忆起小时候总是有种失落的无奈,所以我就提议晚上带着她到清河片区,就算那里被拆的只有一栋房子了我也能拍出她儿时的效果。
  晚上如约接了媗儿朝我们目的地出发,虽然是隆冬,媗儿着装还是尽量能体现她的骄人身材,外面就是件韩式的简约双排扣风衣,配合腰部的蝴蝶结腰带大方时尚。风衣下摆略比膝盖高一顶点,露出黑色丝袜,简洁的靴子修饰着她笔直修长的性感美腿。尤其一小截黑丝在我看来也是冬天不可多见的美景。透过松开的领口能看到她里面是我最喜欢的浅色短旗袍。
  八点多来到清河片区那里已经是一片荒凉,相当于十五个足球场面积的拆迁区,瓦砾将原本的道路全都淹没,零星的水泥电线杆歪歪扭扭,未消的残雪星星点点。不远处仇大爷家两层砖木结构的房子显的孤零零的伫在那里,墙上还用红色油漆写着" 不要拆迁,拒接搬迁" 的字样,和夜空中的皓月繁星互相映衬。让人有种莫名的哀伤,媗儿更是在妩媚中透射幽怨,让我更加着迷。
  没有了车里的暖气,媗儿的着装把她冻的够呛,妩媚的脸颊显的更加白皙可人,几缕长发挂在她的唇角,伴随许幽怨的眼神。自然让人有种要好好疼她的冲动,将她拥在怀里。
  " 庄子,这样能拍吗?拍的好吗?" 此刻的媗儿像只温顺的小绵羊,躲在我怀里取暖。
  " 凭我的技术!在苍凉中站个撩人的美女,这样的效果不让男人对你有种冲动,想……!
  " 讨厌,什么冲动!" 媗儿不等我说完,妩媚的脸蛋带着点嗲怪,粉拳已经雨点般砸了过来。
  我在场地上不断取景,媗儿有时的背景是一片空旷,有时背景就是仇老头的房子。我们拍几张就到车上吹会暖气,我就一边给媗儿欣赏刚刚的拍摄效果。也许是女人爱美的天性,每次看完照片得_得_啪,她就更想拍,毫不介意自己已经冻的受不了。
  此刻媗儿身上穿了件短旗袍下摆只盖住她的腿根,修长的美腿在黑丝包裹下对我更加诱惑,小弟弟一直不断给力。
  " 你看,仇老头墙上写的那么坚决,从我们来灯就没有亮过,说不定人家给了高价,他也搬了!" 我暗示地和媗儿说,对我来说和她车震玩的多了,如果跑到人家家里搞一炮那不更刺激。
  " 那会呀!,仇老头上年纪的人了,睡的早。再说他都坚持了怎么长时间了,怎么就同意搬了。如果搬了,房子早让人家拆了。
  " 我看你冻的不行,我们到他家里去拍几张,就是让老头发现了,我们跑也来得及!
  " 哎呀,那个老头好色的,我讨厌死那个老头了,他老婆在他四十几岁的时候就跑了,他经常直盯盯地偷看女人,那时候他都快六十了,我才十九,我从他家经过,就一直盯着我的胸看……
  " 是不是这样……,看这里、看这里!" 我边说边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戳,被旗袍包裹的胸部不断凹陷。
  " 哎呀,坏死了,真讨厌……" 几个月的相处媗儿已经习惯我的戏谑,不过还是一副娇羞可人的样子。
  我将她搂在怀里,嘴用力地贴到她香唇上。她配合地发出撩人的鼻息,性感的舌头不断试探地朝我口腔里勾动。此刻男人的手绝对是不会空闲的,贴着她的丝袜插入她两腿之间。简单的戏弄媗儿就娇喘连连。
  " 走,我们去仇老头家里……" 我猛的抬起身,媗儿带着不满地轻咬着下唇,恨恨地白了我一眼,眼中带着那种风骚的坏。
  仇老头的门是虚掩的,房间里有点暗,只有从模糊的窗外面透进来微弱的光。
  一个孤老的家可以想象,就是脏、乱、差。外间是他生火的地方,胡乱堆了些柴火。墙上还是用红油漆写着" 谁拆我房,我住谁家。" 我和媗儿看着一眼,就觉得这种老革命式的口号好笑。


  外间实在不适合拍摄,屋里东西都堆的满满的。我们又进了一间,这是个过道间,连接前后房,房间的四分之一被上二楼的木楼梯占据。楼梯很简洁,踏步就是的横木板,扶手就是简单的木条。我在想:是不是老头就是喜欢坐在楼梯下,乐颠颠地等有个穿短裙的美眉从上面走过。
  带着刺激与兴奋从后面将媗儿紧紧抱住,亲吻着她的粉颈,一手揉捏她傲人的胸部一手直接探到她两腿之间。
  " 啊!讨厌……到时候被他看到了……嗷嗯……" 辛苦怎么久,先犒劳我一下……" 我手指不放弃地,不断滑过她敏感的蜜缝,打算在这里好好挑逗她一下。
  " 坏死了,嗷噢……啊……回去犒劳……唔嗯……小色狼……" 媗儿虽然抵抗原本夹紧的两腿却已经听话地松开了。
  " 你说就是仇老头看到了,也不舍得赶我们走吧!" 我一手将她领口的纽扣解开,接着是肩颈边纽扣……
  " 讨厌,……唔嗯……冤家……唔嗯……人家走光了……嗷嗯……" 媗儿虽然抓着我的手,但根本没有阻止我的动作,身体更是无骨般扭动。
  " 喜欢吗?……好刺激吧……安慰下老邻居……他没女人也不容易……我把媗儿的旗袍完全敞开,露出里面黑色奶罩" 你这乳沟,绝对会让老头浮想翩翩的。
  " 羞死人了……啊嗯……坏死了……不要……" 媗儿发出呢喃般的呻吟,我把她身体直朝楼梯上面方向。
  " 你说,老头看到了会不会立刻开始打飞机了……" 猛的将她乳罩朝上推高,轻轻捏了下嫩嫩的乳尖。
  " 啊嗯……不要玩了……求求你了……" 媗儿温顺地哀求,纤细的两手不断在我手臂上抓捏。我还不放弃,将她丝袜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一直被靴子顶住。
  " 来,这样……我们拍几张不是效果更好……!" 我让她倚躺到楼梯台阶上,媗儿一副两眼痴迷的媚态,我不断按动快门。" 好美、很美、真的很不错……摸摸你的小豆豆……状态会更好……
  " 嗯啊……啊哦……嗷嗯……" 媗儿伴随着恼人的低吟,听话地刺激着身体最敏感部位。
  " 你说,我到时候洗处几张送给老头好不好……来腿张开点……得_得_啪让他看着你的肉洞打飞机……" 我不断调整自己位置。
  " 太羞耻了……他好色……这样会被他都看到的……嗯啊……嗯……" 媗儿听话地将两腿努力打开,此刻她嫩嫩的乳尖,高高挺起,手指由原本在阴蒂周围的转圈变成了按压,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我知道:媗儿是想让自己快点高潮。在我的语言刺激下,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如果真的高潮了,我就没得玩了,就在她快到状态的时候将她抱起" 来换个姿势……
  " 啊嗯……死冤家……,恨死了……" 看着媗儿咬着银牙生气的媚态,我心里乐开了花。
  " 我搞你好不好,……" 媗儿娇羞地点了下头,温柔地捋了下披下的秀发。
  来先帮我吹吹。" 我麻利地掏出鸡巴。
  看着媗儿蹲在我前面卖力的样子,和那长长的楼梯,我想:如果先此刻老头看下来的话一定能看到她雪白诱人的大屁股,和纤细扭动的腰肢。没几下我实在忍不住了,让她趴在楼梯上,肉棒伴随她阴道的湿润直接刺入那温柔的蜜穴,很快肉体放纵的碰撞声和她娇人的呻吟响彻幽静的房屋内。
  我用力挺动腰身,在期待中看到二楼转角出微微探出的脑袋,头发很白,小眼睛不断转动,又眯缝起来。他的落点正好在媗儿不断晃动的奶子上。我更兴奋的更用力撞击她的身体,将她衣襟拉到后面不带一点阻挡地老头观看媗儿身体。
  " 庄子、庄子……嗯啊……嗯啊……有……有……他……" 我想媗儿应该也发现老头了,不断轻声叫我,而肉洞却不住地咬吮鸡巴,越来越紧。
  " 别管他,你看老头看的多爽,……" 我尽量把她身体掰直,让她的奶子暴露的更明显。
  " 羞死人了……嗯啊……好……羞耻……嗯啊……都看到了……" 你说他看不到你穴穴,是不是很遗憾……" 此刻媗儿几乎直起了腰,黝黑的耻毛也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 唔……要死啊……啊嗯……羞死了……啊噢……" 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媗儿两手费力地抓着两侧的扶手。


  我只觉得媗儿的肉穴更加湿了,阴道内的媚肉不住痉挛。
  "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 该死,媗儿放在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唱了起来。我将抽插变成搅动,看到上面显示是" 老公" 立刻塞到她手里。
  " 不要……啊嗯……不能……喔啊……接……" 身体已经无力地趴到楼梯上。
  " 情人节,不接,绝对怀疑……" 我将龟头地抵靠在宫口,表示我不会乱动的。
  " 嗯啊……别动,别动哦!喂……
  我看了下楼上的老头,俯下身听着他们电话交谈,微微挺动身体。媗儿不住慌乱地拍打我。
  " 嗯……我睡觉了……你不在家……就早……早睡觉了……我摇动腰身,让龟头在她阴道深处不断研磨。她虽然摇着屁股拒绝,不过娇柔的身体居然敏感地不住抽搐。上面的老头居然也瘪着嘴笑……" 我也想你……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呀……" 媗儿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我坏坏地捏住她乳尖,朝下拉扯,我想我的动作上面的老头一定看的清楚。
  " 啊……哦……" 媗儿慌张地用手指掐我手臂。
  " 我在让人家捏奶头……" 我贴着她另一侧耳朵轻声说。
  " 我……我,刚刚没……嗯啊" 媗儿的声音好像是从床上直起身的样子……没看到……遥控器掉了……" 她指甲居然真的掐到我肉里了。
  " 再掐,我说话啦……" 说着开始不断挺腰,在她阴道内浅浅的刺戳。
  " 我先……睡了……早点……回来……嗯……爱你……老公……" 媗儿只有尽量让通话简短,她阴道内的媚肉把我肉棒咬的更紧。
  我听到她说" 爱你老公……" 时插在她身体里的鸡巴都快要爆炸了,看到她终于挂了电话,立刻放纵般杵动阴茎,发泄我刚刚被积蓄的欲望" 你说如果你老公看到,会不会也和上面老头一样慢慢品味呀……" 啊噢……啊噢……恨死你啦……啊……不要停……快……嗷……嗷……喔——。" 伴随她长长的呻吟,嘴里说着" 恨死你。" 身体居然无耻地高潮了。伴随她痉挛的阴道我也开始注射百万子孙。
  第二天晚上,媗儿打电话给我说来我家,一个人在家害怕。我心说小样是不是又想被干了,等了她半天还没有到,无聊地趴在电脑前看新闻。一条新闻让我心头一紧大概内容是,我市清河片区仇姓男子于2月14日上午在家中上吊卧室的墙上还写着" 谁进我家,我跟谁走
  漆黑的房间里,我坐在电脑前,觉得诡异的恐怖,身后传来轻微的" 嘎吱声,感觉仇老头就挂在身后的房梁上,还在那么微微的晃,眼睛一直盯着我,脚尖好像随时能碰到我脖颈。
  他的脸惨白、干瘪……不知道坐在电脑面前的你,电脑屏幕里会不会反射仇老头悬挂在后面的投影!


上一撸:长途车,我的浪漫艳遇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