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枫原警殇——李珊芸之死(下)


  「芸儿,你醒了?」
  耳边响起一个冷酷的男人声音,声音的主人她很熟悉。
  「刘辰飞?!」
  李珊芸抬起头朝着声音的方向,惊讶地问道。
  「怎么样,很意外吗,美丽的女警花?」
  「警花」这个词像一柄利刃劈开了李珊芸心中的秘密,「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呵呵,你以为你的卧底计划很巧妙?告诉你,在辰飞集团工作的每一个人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你真的会天真地以为总裁私人助理这个职位我会轻易地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大学生?自从收到你的简历以后,我就派出手下去你的住所安装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你的一举一动早就在我的掌握之中。哦对了,就连你清晨在镜子前干的好事我也看得清清楚楚呢。」
  刘辰飞停顿了一下,满意地欣赏着李珊芸脸上浮现的红霞,继续说:「美丽的警花小姐,现在是不是又很想要了?放心,今天晚上我会好好满足你的。」刘辰飞一把拆开了包在李珊芸头上的布条,让她看清楚周围的事物:这里确实像她估计的一样,是一个位于市郊的废弃厂房,偌大的车间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散落在地上的生锈零件外什么也没有。
  李珊芸被绑在一个大字型的支架上,双手被麻绳紧紧捆住,就连双脚的脚踝处也被结实地绑在架子上,完全动弹不得。
  「别费力挣扎了,不然一会好戏上场的时候你就没力气了,多扫兴。我刚才跟警方报案说你在送合同回来的路上失踪了。你的那些同事们正在焦急地满城找你呢。」
  刘辰飞绕着李珊芸来回踱步,「你猜他们找到你的时候,你看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刘辰飞说到这里又故意停顿了一下,得意地看着李珊芸紧张的表情。
  「他们会见到你全身赤裸,只穿着丝袜,仰卧在这里。脖子上留着一道很深的紫红色勒痕,胯下一汪淡黄色的水洼。表情嘛……」刘辰飞突然停下步伐,转向李珊芸,「就像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惊恐而凄惨。」「啊——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李珊芸嘶声力竭地呼救起来,虽然她内心深处早已猜到可能的结果。
  果然刘辰飞邪恶地笑了,「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这间工厂已经废弃很久了,方圆几公里内荒无人烟,没有人会听见你的呼救声的。你如果乖乖地听话,我可以保证让你死前少受点痛苦。」刘辰飞心满意足地抱着李珊芸的娇躯,年轻女性的身体充满活力,每一个部位都柔软且富有弹性。他原本以为会花上一番功夫才能制服她,没想到得来如此轻松。这么个年轻漂亮的警花可不容易弄到手,他决定好好地慢慢地来享受她。
  刘辰飞把李珊芸挂在一根绕过屋梁的麻绳上,让绳圈套在她的柔嫩白皙的颈上。绳子的长度控制得刚刚好,让李珊芸圆翘饱满的屁股和他的肉棍齐平。这样在她窒息的过程中,拼命踢蹬的修长玉腿会带动她的屁股在刘辰飞的肉棒前端反复摩擦,而她穿着高跟鞋的脚怎么挣扎也碰不到地面。
  挣扎过程中一只高跟鞋也被她踢落到地上,露出了穿着黑色丝袜的纤美玉脚,脚尖性感地绷紧着。包裹李珊芸双腿的黑色丝袜,在废弃厂房的昏暗灯光下泛出朦胧的光辉。汗珠从李珊芸丰腴的大腿根部缓缓流淌下来,顺着丝袜的蕾丝花边滴在地上,美艳警花的香汗让空气中也弥漫了一层香艳。
  隔着李珊芸薄如蝉翼的贴身窄裙,刘辰飞能感觉到她穿的内裤材质,好像还是性感的丝质内裤呢。一会一定要脱下来好好尝一尝,刘辰飞这样想着。
  每当刘辰飞觉得李珊芸的挣扎力度小下来的时候,他就用双手抱住她的腰,把她往上举起,让麻绳的压迫松一会,让李珊芸能缓过气来。比起刘辰飞每周在健身房里抓举的杠铃,眼前的李珊芸简直就像一只轻盈的小猫。
  不知是第几次把李珊芸举起来的时候,刘辰飞发现了她红润的脸蛋上迷离的眼神和微微张开的红唇,看来她已经学会享受这种窒息的快感了。刘辰飞的左手继续在李珊芸身上来回抚摸揉捏。
  李珊芸的身材虽然苗条,不过她的一对乳房却很丰满。刘辰飞张开手掌还无法把她一只玉白的乳房完全地握在手。可能是李珊芸平时勤于锻炼,她的乳房手感坚挺饱满,摸上去的手感温暖柔软。玫红色的乳头在刘辰飞的熟练揉捏下,挺拔地高高翘起。李珊芸的两只玉乳不知是随着身体在绳圈上的摇摆,还是随着窒息带来的被迫高潮,在刘辰飞的掌中,迷人地微微地颤动着。


  「噢——啊——啊——」
  李珊芸虽然刻意压抑自己,可还是发出了羞耻的娇喘,淫靡的气息在空旷的厂房里回荡着。
  李珊芸的呻吟让刘辰飞愈加兴奋起来,他把右手腾出来,麻利地解开了李珊芸的短裙,扯掉了早已湿透的白色丝质三角裤。果然不出所料,李珊芸的私处早就有了反应,一股透明粘稠的液体顺着张开的蚌肉流出来,濡湿了她幽深的花丛。
  「哟,在办公室里连屁股都不让我碰一下子。这会我摸了一下你奶子,你下面就湿成这样了?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性欲高涨,总是自慰啊,早说嘛,我很乐意满足你的。」
  李珊芸闻言一惊,心想刘辰飞怎么会知道她最近的身体异常变化。
  像是察觉了李珊芸的疑惑,刘辰飞轻描淡写地说道:「哟,咱们心细如发的警花还没发现我在你的食物饮水里下了药啊。」刘辰飞的话让李珊芸大脑顿时懵了,她这时候才明白刘辰飞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可笑自己还想将他和老乞丐一网打尽。这下倒好,准备捕捞大鱼的她自己却成了一条人家网里的鱼。这时她才想起来专案组的王组长说过的话:「刘辰飞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你要时刻提防他的诡计。」刘辰飞继续说着下流的话语,这些话像尖刀一样刺向李珊芸,她羞红了脸蛋,满心想说出点什么话来反驳刘辰飞。可是脖子上的绳圈勒得她呼吸都很困难,别提要说话了。
  李珊芸把身体往上挺了一挺,想要让绳圈暂时离开她娇嫩的脖子。可是完全没有用,反倒是让身后男人的肉棒往她的小穴里更深入了几分。
  「呵呵,怎么?还嫌我操你操得不够爽?主动把你的骚逼往我的鸡巴上凑?
  好!够淫荡,我喜欢!哈哈哈哈哈!「
  刘辰飞边说话边把刚从李珊芸身上脱下的黑色三角裤放到鼻端深深地吸了一口,「嗯,这内裤味道还不错,够骚。来,给你也尝尝。」李珊芸还来不及转开头,刘辰飞就把沾满了她淫水的丝质内裤粗暴地塞进李珊芸的小嘴,一股腥味在她嘴里迅速地蔓延开来。一想到这是刚刚从她身上脱下来的,李珊芸羞耻地哭了出来,不仅是身为女警的自尊,就连身为淑女的自尊都被彻底摧毁了。
  悲伤的哭声充满了绝望,可是这也没有获得刘辰飞的一丝同情,「别急着哭啊,我们才刚开始呢。」
  话音刚落,李珊芸感觉到刘辰飞抱着她腰肢的手松开了。粗糙的麻绳再次深深地嵌入她柔嫩的脖颈,她的喉头发出一阵咯咯的声音。窒息的痛苦像病毒般侵蚀着李珊芸的肉体,她的樱桃小嘴张得大大的,徒劳地想吸入一丝氧气。那条曾经灵活的丁香小舌此时也歪斜地伸出嘴巴,无力地挂在嘴角边。她的舌头失去了往日的鲜红,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紫红。一丝亮白色的液体顺着李珊芸的舌尖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上。
  李珊芸的眼前因为缺氧一片通红,昔日灵动清澈的眼睛这时候也只会死死地盯着屋梁的一角。随着时间的流逝,李珊芸的挣扎幅度小了下来,虚弱的身体放弃了剧烈的扭动,只有她修长的玉腿还时不时抽动几下。
  在生死迷离之际,父母,亲人和朋友的面容在她面前像万花筒一样转过,人群中还有她表妹李云妮的灿烂笑容,她很庆幸看见的是妮子生前的容貌,而不是被老乞丐残忍凌辱杀害后悲苦凄凉的样子。
  这时候,李珊芸觉得脖子上的绳子又松了几分,她知道,那是刘辰飞卑鄙可耻的把戏。很明显,李珊芸也觉察出刘辰飞是在享受她的挣扎反抗。以他的身手和臂力,要勒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他下流龌蹉地又掏出肉棒,从背后插进李珊芸的蜜穴,让她的私处随着挣扎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着他的肉棒来回摩擦,还发出了满足的赞叹声。她越是挣扎地厉害,他越是高兴。
  李珊芸受够了这样的屈辱,她宁愿快一点死去也不愿意再被刘辰飞肆意凌辱,她决定放弃这无谓的挣扎。
  死了以后我就能解脱了吧?李珊芸这样想着。
  见李珊芸放弃了挣扎,刘辰飞狞笑地最后一次收紧了绳子。
  结实的麻绳像一条凶狠的毒蛇,贪婪地吸取着李珊芸仅剩的那丝气息。
  在这生命的最后关头,她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失禁的尿水淋漓地喷洒出来,可惜李珊芸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羞耻了。她那双穿着高跟鞋的性感玉足最后抽搐了几下,就彻底平静了下来。


  确认了李珊芸停止呼吸后,刘辰飞松开了绳子把李珊芸从绳子上放下来,准备享用这具依然温热的迷人躯体。
  谁知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不耐烦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想要挂掉。可是看到来电人后,他神情突然变得凝重。他接起电话紧张地应了几声,就匆匆跑出了废弃的工厂,留下停止呼吸的李珊芸,由她四肢张开地仰卧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李珊芸赤裸的白皙乳房上还有她的两腿间还残留着刘辰飞留下的白色痕迹。
  她那曾经娇媚迷人的脸蛋上如今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可怜这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美女警花就这样惨死在残暴的黑道头子手上,一缕香魂带着她未尽的心愿消逝了。
  黑暗中一双眼睛闪出了激动的光芒,眼睛的主人就是以前入室袭击过李珊芸的老乞丐。
  自从上次猎艳李珊芸意外失手后,他就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刘辰飞的一切,依他的经验这个所谓的大老板绝对不一般,果然,今天被他意外的发现了刘辰飞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行动。
  经过上次事件以后,老乞丐认为李珊芸是刘辰飞的情人。然而他觉得今天刘辰飞把晕迷的李珊芸抱进工厂的举动和神情怎么也不像是情人间的性爱游戏,倒是有点像要把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灭口的样子。
  事实证明老乞丐是对的,甚至还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虽然猜到了刘辰飞要弄死李珊芸,不过没想到他虐杀的手法也这么熟练,简直就是同道中人。
  老乞丐在屋梁上尽情欣赏了一场性虐秀,看到李珊芸失禁后的尿液混合淫水沿着她浑圆的大腿边缘,一路经过她圆润的膝盖,匀称的小腿,秀美的足踝,精致的脚尖,最终缓缓淌落在地上。
  这幕精彩的画面让老乞丐忍不住高涨的欲望,用手给自己先解决了一发。
  此时老乞丐见刘辰飞慌张地离开废弃厂房,连李珊芸的艳尸都来不及整理。
  他心想真是天助我也,赶紧手脚麻利地从梁上一跃而下,将李珊芸的尸体扛到肩上,把她带出了工厂,往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
  一路上老乞丐也不闲着,他把肩上的这具艳尸调整了一下位置,巧妙地让李珊芸那对饱满的乳房紧紧地压在他的背上。老乞丐用左手扶住李珊芸的一双仍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美腿,腾出右手在她光滑的屁股上揉捏着。
  李珊芸刚断气不久,她的尸体还没有完全失去弹性。她的屁股蛋子手感虽然还很细腻,然而已经失去了生气,呈现出苍白的颜色,在昏黄的路灯光下展现出一种凄凉的美感。
  老乞丐生平也尝过不少鲜嫩的小妞,可是李珊芸给他的感觉很特别。即使她现在已经死了,抚摸她那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仍然让他性欲高涨。
  好几次老乞丐都忍不住要把她「就地正法」,不过他知道这一带是刘辰飞的地盘,万一刘辰飞折回工厂发现李珊芸的尸体不翼而飞,肯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当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先离开这边,回到他住的地方,有的是时间享受这个性感迷人的丫头。
  忍着下身的燥热和鼓胀,老乞丐总算回到了他的临时住所——位于市郊的一所烂尾楼,这里已经荒弃了很久,方圆几百米内了无人烟。对他来说这是个绝佳的藏身之处,刘辰飞绝对不会想到他不仅没有连夜离开枫原市,居然还在他的眼皮底下安稳地住着。
  老乞丐把李珊芸平放到一截残缺的水泥管上,端详起她秀丽的脸庞来,李珊芸的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绝望。
  刘辰飞虽然是老乞丐的对头,不过他不得不佩服刘辰飞的手段,艳尸上的这种绝望无助的表情可是他最喜欢的。
  「嘿嘿,上次尝过了你活着时候的骚劲,这次我要尝尝你死后的味道,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哈哈哈哈……」
  老乞丐把李珊芸翻过来,托起她的屁股,露出鼓起的阴阜。
  刚才李珊芸窒息时候失禁流出的尿液还残留在她被刘辰飞弄得狼藉一片的阴户上,老乞丐居然猥琐地低下头嗅了嗅,还作出很享受的表情。
  接着老乞丐脱下裤子掏出自己又黑又粗的肉棍,噗地在掌心上吐了口口水,抹在龟头上,摆出老汉推车的架势抱着李珊芸白嫩的大腿,哧溜一声从后面插进了李珊芸的蜜穴。
  李珊芸断气离现在已经有好一会了,她的阴道也开始松弛下来,老乞丐没费什么劲就把粗大的阳具顶到了她的蜜穴深处。
  虽然李珊芸的阴道已经没有生前的紧绷,不过老乞丐的阳物比常人粗了不少,他依然能感觉到阴道内壁紧紧地贴在他的肉棍上。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漂亮丫头不会让老子我失望的,」老乞丐说着就大力地抽插起来。
  他抽插的力量非常猛烈,李珊芸轻盈的胴体也被他带动着前后摇晃起来,一对饱满的乳房在水泥管上扬起落下,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如果李珊芸还活着,肯定会发出凄惨的叫声吧。
  不过老乞丐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更别说李珊芸已经死了。
  他眯起眼睛倾听李珊芸的肉体撞击在水泥管上的响声,就像在欣赏一曲动人的高歌。老乞丐的反复抽送渐渐地温暖了李珊芸冰冷的阴道,这似乎让他产生了在和活着的李珊芸做爱的错觉。
  「只可惜你的骚逼太浅了,」
  老乞丐不过瘾地说着,「容不下老子的整根家伙,还是来操你肛门吧」说着老乞丐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个脏兮兮的包袱,他把包袱塞到她的平坦的小腹下面,让她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把娇嫩的后庭暴露出来,依稀可见一圈粉红色的褶皱。
  老乞丐挺起腰,把自己的胯下紧紧地顶到李珊芸滑腻的屁股蛋子上,用力地往前一送。那根不知疲倦的肉棒依旧又粗又硬,将李珊芸肛门处的括约肌都几乎撑爆了。
  如果李珊芸还活着,肯定会被插得大便失禁。
  与前面的蜜穴不同,李珊芸的后庭曲径幽深,就连老乞丐的超大肉棒都能够完全容纳。粗糙却柔韧的直肠壁紧实地裹住了老乞丐的家伙,抽插中的强烈摩擦让他大呼过瘾。总算达到高潮的老乞丐将一发火热的精液射进了李珊芸的后庭。
  他意犹未尽地把肉棒从李珊芸的直肠里拔出来。老乞丐的精力很旺盛,刚射完一炮他把李珊芸的身子换了个姿势,又开始抽插起她前面的小穴来。
  这回他把李珊芸摆出背面朝他的坐姿,老乞丐伸出粗壮的手臂把李珊芸苗条的娇躯搂在怀中,那双黝黑有力的大手粗暴地把她饱满丰腴的乳房握在手里搓揉起来。
  李珊芸被勒死的时候流了不少汗,淋漓的香汗这会已经干涸在她光洁的粉颈和香肩上,散发出一股郁郁的芳香。老乞丐闻到这股香味心里痒痒的,鬼使神差地张开嘴咬住李珊芸的香肩,陶醉地用舌头舔舐起她的肩头来。
  抱着李珊芸凹凸有致的胴体,老乞丐想起了之前他在云海市做的那几起案子,想起了那许多青春活力的美艳躯体,他越想越兴奋,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射了一炮又一炮,李珊芸蜜穴里充盈着老乞丐的精液,满溢出来的那些精液顺着李珊芸玉白的股沟间缓缓流淌下来,让她柔嫩的大腿根处更加滑腻。
  老乞丐连着玩弄了李珊芸好几天,把个女警花的肉体好好玩弄了个痛快,他这些日子对那个叫刘辰飞的富豪的追踪和观察,早已基本弄明白了他的身份和这个女警卧底的来头,这激起了他报复那个曾坏他好事的人的心,这个女警,正好成了他临时酝酿的邪恶计划的好的棋子,这出戏以他以往的风格来看虽然有些冒险,不过乐子更大。
  搂着李珊芸赤条条捆绑着盘坐在自己怀里的裸尸,捏着她丰挺的双乳,老乞丐又一遍在心里推敲过了自己思考的报复计划的每个细节,脸上猥琐的笑意更加淫邪起来……
  寂静的夜里,人们都进入了安稳的梦乡,市区的一幢普通小区的居民楼的顶楼还亮着灯。
  这是辰飞集团专案组组长王斌的家,他今天很晚才回到家,还喝得醉醺醺的。
  今天已经是李珊芸与组织失去联络的第三天了,他给辰飞集团施加了不少压力可是仍旧没有结果,而且他的线人告诉他辰飞集团内部似乎也失去了李珊芸的下落。不管这是不是辰飞集团放出来的烟雾弹,对王斌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想到李珊芸现在可能的处境,王斌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这几天他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方韵如惨死的尸体和李珊芸自信靓丽的身姿在互相交织。
  今天下班后他颓废地走进一家小酒馆,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奇怪的是开门的时候没听到老婆的埋怨声,他也懒得多想,可能她已经睡熟了吧。王斌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卧室里,脱下衣服就倒在床的另一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里,王斌的酒劲过去了,他翻了个身,轻轻地把手臂围到身畔的老婆腰上。刚接触到那苗条的腰肢,王斌就知道不对,他的老婆明明是一副水桶腰的身材,怎么会突然间变得纤细了,他又想起老婆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跟他说过有事要回娘家几天,可是大半夜的身边不是他老婆又会是谁?


  王斌顿时酒醒了,他伸手扭亮了台灯,把背朝他的女人翻过来一看。
  「!!!——啊!」
  上次在办公室里收到方韵如的赤裸尸体还让他至今心有余悸,今天的这一幕更是让他大为震惊。
  他身边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好几天的李珊芸。
  昏暗的灯光下,李珊芸的脸蛋呈现出苍白的颜色,诡异的是精致的五官还保留着妩媚的笑容。和方韵如一样,她的娇躯一丝不挂。不同的是李珊芸的身体表面没有死人的干枯,反而还透出温润鲜亮的光泽,她雪白的乳房依旧丰盈,圆翘的屁股依旧如生前一般结实紧绷,无声地诱惑着王斌。
  一副心思全放在李珊芸身上的王斌没有发现他卧室窗外的黑色人影——老乞丐满意地看着王斌的反应,就算是警察,就算是专案组组长,只要他是个还有性功能的男人,就无法抗拒李珊芸性感艳尸的诱惑。
  王斌犹豫了半晌,他的手提起床头的电话又放下,最终还是缓缓地伸向了李珊芸白鸽般娇嫩的乳房……
  老乞丐咧开嘴笑了,这就是人性的丑恶。


上一撸:无法理解的弱女子的悲歌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