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金鳞岂是池中物6


第六章 山穷水尽
  中午接到二德子打来的电话,说是晚上要一起吃饭。下了班,先送茹嫣到了医院,告诉她不用为手术费担心,尽快的安排她父亲的事。两个人一阵热吻后,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了。
  到了西便门的顺风海鲜城,一进包间就骂上了,"又他妈是三哥选的地儿吧?""是我选的,怎么了?"刘南从门外走了进来,扇了侯龙涛一瓢儿。"我吃不惯这种高档的地方,不舒服。""少废话,又不是吃不起,你他妈就坐这儿吧。"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脸让在一旁服侍的小姐出去了,"四哥,你这头怎么招啊?""不怎么招啊。"
  "就这么算了?咱们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马脸是最爱到处找麻烦的。
  "那孙子比我伤的重多了,我也没大事,算了吧。咱们也不小了,没必要到处找茬打架了。"侯龙涛因为昨晚得了茹嫣那个大美人,也就没有非要报仇的心了。
  "我到觉的老六说的没错,你这亏不能就这么认了。"从来都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刘南这次却帮着马脸了,让侯龙涛觉的这件事不会光是打打人那么简单的,"说说你的理由吧。""大哥找他在三里屯一带收保护费的朋友查过了,那俩儿孙子是哥俩,一个三十六,一个三十四,大的叫张国,小的叫张军。都是正经的买卖人,没什么背景。昨晚就是喝多了,才跟你动的手。"看来刘南还真是经过认真的调研的。
  "老实人就更没必要欺负他们了。"文龙只爱啃硬骨头,一听是俩软柿子,立马没了兴趣。刘南瞥他一眼,"懂个屁,听着吧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骂了起来。
  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
  "涛哥吗?"是一个娇嫩的女人的声音,虽然听着很熟悉,可怎么也想不起是谁来,又不能瞎猜,万一说错了,岂不是自找麻烦。
  "您是哪位啊?"侯龙涛挠了挠头。女人的声音立刻变的不满起来,"哼,就知道你早把我忘了,张玉倩啦。""噢,玉倩,玉倩,我怎么会忘了你呢,就是一时没听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侯龙涛赶快道歉。
  "算了,没功夫骂你,我后天就要回美国了,明天一起吃晚饭吧。""明天啊?我有事啊。"
  "噢,那就算了。"明显能听出她的失望。"可再大的事,我也得放下,给玉倩小姐饯行最重要,我去哪接你啊?"想起玉倩美妙的身体,怎么可能拒绝呢。
  "你真讨厌啊,不用你接我,明晚7:00,在安外的‘九头鹰’吧。""好,就这么定了。"收起电话,看见刘南和文龙两个人还在吵着,"行了,行了,文龙,让三哥接着说吧。""你的网吧在宝丁的管片是挺有名气的,可总的来说知名度还不高,而且有一个很大的消费群体还没发掘出来。""什么群体?"侯龙涛一听是和自己的网吧有关,一下来了精神。
  "市里之所以要大力整顿网吧,一个重要原因是网吧已经成了小流氓们寻衅滋事的主要场所。抢劫,打架,甚至于强奸,轮奸都时有发生。很多正经的学生,或是势力小一些的小流氓基于这个原因都不敢去网吧,他们才是大多数。你想想,如果这些人都去‘东星’……""别他妈迈关子了,就快说两件事怎么能联系起来吧。"文龙沉不住气了。侯龙涛一笑:"是啊,三哥,别让我们着急了。"说着扔给刘南一颗烟。
  "现在的小孩,‘古惑仔’看多了,都把那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事当成英雄事迹一样,不管是听说的,还是真正参与的,最爱到处去传。明晚让大哥和他的那些朋友把那俩孙子抓起来,文龙和大哥再找二十几个小崽儿来参与,只要咱们做的够像,他们准把咱们当黑社会的大哥。最好能让宝丁也插一杠子进来,造一种警匪一家的气氛。用不了一个月,全北京的小崽儿就都知道咱们和‘东星’的名字了,更知道没有人会敢在你的网吧里闹事。那些以前想去网吧玩,又不敢去的人,你猜他们现在会去哪家呢?""哈哈,三哥不愧是搞广告的,就这么办吧,那俩孙子也只能认倒霉了。"侯龙涛仿佛已看到了‘东星’门庭若市的景象。
  给宝丁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第二天晚上,侯龙涛先到了安定门外的‘九头鹰’。不一会就看到玉倩从那辆在机场接她的警车上下来了,"9:30再来接我吧。"玉倩跟司机说了一声。


  "啊!涛哥,你怎么了?"玉倩看见侯龙涛头上的纱布,伸手过来轻轻的摸了摸。侯龙涛拉住她的手,"没事,就是磕了一下。"两人坐了下来,"你还真是挺听话的嘛。"侯龙涛微笑的看着玉倩。
  "听什么话?"女孩不解的看着他。侯龙涛指着她只剩几绺还是金黄色的头发,看来是一直也没再染过了。"哼,才不是呢,是我自己不想染了。"玉倩抽回还被男人握着的软软的小手,一撅嘴,向一旁看去。
  两人边吃边聊,说的好投机,真是后悔怎么没早点找她。9:20的时候,走出饭馆,那辆警车已经等在路边上了,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车边抽烟。"你男朋友?""不是。"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了。"
  "你不想知道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吗?"
  "你觉的该让我知道的时候就会告诉我的,对吗?""嗯……那……我走了。"
  玉倩低着头转身朝警车走去,有点伤感。侯龙涛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托了回来,望着她的双眸。"涛哥……"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期盼。"明年一回来就联络我,好不好?""我会的……"玉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快步的走向警车。
  看见那个警察很不友好的看了自己一眼,"你妈逼,看屁啊,操都操过了,亲一下怎么了。"心情一下变的不太好。警车消失在远处,侯龙涛也上了自己的车,向门头沟的大山中开去……"蓝梦"酒吧的生意幷不是特别好,每天到1:00左右就没什么客人了,可今晚不同,已经快2:00了,还有四、五个男人在喝酒。张国、张军两兄弟,还有张军的老婆在吧台后聊着天,两个夥计正在打扫着。
  五辆黑色的PTCRUISER像幽灵一样停在门前,十几个大汉从车上下来,冲进了酒吧,和里面正在喝酒的人里应外合。几分钟后,四男一女就被倒绑着双手,蒙着眼睛塞进了车里。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抓我们干什么?这是带我们去哪?"坐在第二辆车里的张国强装镇静的问,可声音还是不自觉的有些颤抖。"到了就知道了,有人要见你们。"身边的大汉只说了这一句,就再也不理会他了。五辆车驶向了门头沟的方向……一间废弃的大仓库中,四个男人被迫跪成一排,女人则被拉到一边站着。蒙眼的黑布被取了下来,眼睛一时还不能适应,等能看清了,真是吃了一惊。
  面前十几米的地方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三、四十人,其中有二十几个是穿着各异的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剩下的全是西服革履。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人站在最前面,还有六个男人坐在屋角的两张大沙发上抽着烟。
  头缠纱布的男人正是侯龙涛,只见他一挥手,几个穿西装,拿棍棒的大汉上来就对着四个跪在地上的人一顿暴打,一时间男人的惨叫和女人的尖叫声充满了偌大的仓库。
  不一会儿,四个人就已被打的口吐鲜血了。"好了。"侯龙涛走了过来,跨坐在一张反放的椅子上,双臂搭在椅背上,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张军。两个大汉拉起张军,让他跪着,一个抓着他的头发,使他抬起头。
  "军哥,还认的我吗?"
  "你……你是昨晚……昨晚……"张军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长的很斯文,却更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好!军哥还认的我就好,不用我多废话了,你看咱们的事该怎么解决啊?"侯龙涛掏出手绢在张军满是血迹的脸上擦了擦。
  "你还想……还想怎么样……"张军真是后悔昨晚喝的那么多。"怎么了,军哥?您没忘了咱们是为什么动的手吧?"侯龙涛不怀好意的向旁边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瞟了一眼,"这女的是谁啊?""服……服务员……"张军本能的意示到危险即将发生。


上一撸:侠骨柔情之缘起缘灭(2)



下一撸: